华D爱傻B之傻

房子:

她安静的摆放在床正中央的位置。

像一个玩具,又不是洋娃娃那种,奇妙的来说,更像进口的硅胶制的充气娃娃,裸露着,可是却不色情。

最重要的是。

她是活生生的。

像要举行二次燃烧的瓷,里面混着夏季暖流中带来的风,以及不知在何处荡漾而来的花。

“我们闻着的花。”

她说,

“其实就是植物的生殖器呢。”

“哦?”

她躺在床上望着并不遥远,却又看不清楚的天花板,像说着某些悼词一样,开始形容起来。

“如果说是生殖器,又存在芬芳的香气。人们就并不觉得厌恶。”

“那本来就不是一种厌恶吧。”

“诺?”

“只是人们以为那是厌恶。”

“所以大家并不刻意去想,花就是植物的生殖器?”

“大家只是接受,他们觉得是美好的事物。”我穿上衣服,雨季过去,空气中透着缭绕的香。

“是因为传统观念?”她问。

“排泄”我说,

“因为人的参与排泄,而花的不会。”

她叹了一口气,于是坐了起来,空旷的墙壁在她的身后,洁白没有任何装饰的墙壁,附加在她渺小的身体上,但她永远是这个画面中最有内容的图像。

“这都是人们的成见。”她说。

“楼顶上走走?”

“也好。”

一望无尽的云,没有一丝层次的灰。风还是很大。

她也并不在乎。

不在乎阳光被多少层云遮盖,风是从何而起的,没有阳光,没有雨点,而伞她却觉得是有用的。

“我很害怕。”我对她说。

“害怕什么呢?”

“害怕忘记了孤独。”

“难以理解。”

“比如说,只有在孤独的时候才会去思考很多事,孤独的时候才会倾诉很多事,回忆很多事。”

“但是不孤独的时候,才能去经历让你在孤独时回忆的事。”

“所谓的经历,无论何时,都是在经历罢了。”

“所以你永远不知你会在何处。”

她张开双臂,像是在迎接迎面而来的风,秋天而至,不再有混着烟叶味儿的汗,不再有紧刺双眸的光。她越走越远,像是一朵花,不知会荡漾至何处。

 

所以,

 

我们永远不知道,

 

我们终究会是在何处。

 

仅此而矣……

评论

热度(65)

  1. 华D爱傻B之傻房子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mx-sa房子 转载了此图片
  3. 啊咪房子 转载了此图片